<button id="wpom7"></button><strong id="wpom7"></strong>
  • <button id="wpom7"></button>

      1. 半月談丨政務App,想說愛你不容易

        原標題:半月談丨政務App,想說愛你不容易

        政務App,想說愛你不容易

        半月談記者 謝奔 王宜玄

        “問題上報:發現一個塑料瓶。解決方案:清理該塑料瓶?!苯?,中部某縣一名村黨總支書記向半月談記者介紹了一條巡河記錄。他在巡河過程中發現塑料瓶,使用“撿起”的方式解決,并打開一款巡河App拍照上傳,以完成上級“每月問題上報”的考核要求?! ?/span>

        開發政務App的本意是優化工作流程,提高管理效率,但近年來一些地方的政務App功能流于形式,白白消耗行政資源,徒增基層負擔。

        為完成App錄入任務,村干部“集體住賓館”

        一名村干部告訴半月談記者,去年當地搞建設領域相關問題排查,要求限時入戶登記信息,并拍照錄入App。結果App后臺崩潰,到后半夜才能正常操作?!按謇锞W絡信號不好,我們就集體住進鎮上賓館,每天守到凌晨三四點搞信息錄入?!?/span>

        半月談記者走訪發現,當前一些地方政務App泛濫,成為干部新負擔?!昂娱L、林長、田長、路長App各一個,禁毒、科普學習打卡忙不贏,還有應急、人社、環保、自建房排查都要求安裝……”中部某縣一名村書記向半月談記者展示手機里滿屏的政務App,“幾乎每個部門、每項職能都在推App,手機內存都快不夠用了?!?/span>

        政務App多了,令人眼花繚亂,一些地方的基層干部不僅沒有因智能化工具減負,反而因此苦不堪言。

        App卡頓或閃退,一切又得重來。一名村干部說,上級部門要求使用巡林App進行巡林,而且必須“定線巡查、定點簽到”,但他所在的村山林面積大,每次要花費近3小時才能完成App任務,時間緊、壓力大。好不容易巡了一輪,如果結束時遇到網絡卡頓、App閃退等情況都可能導致打卡失敗,又得從頭再來。

        軌跡記錄、時間限制等硬性要求,常讓人白費工夫。一名村干部在巡護時突然接到上級領導突擊檢查工作的消息,只能先趕回村部作陪,此前的巡護記錄就此失效。

        搞了信息化,還離不了紙質表?!皵[弄手機大半天,幾十條信息填進去,結果臺賬、報表等紙質材料照樣要留痕, 操作App完全成了額外負擔?!边@種情況被基層干部稱為“半吊子信息化”“做樣子信息化”。

        拼考核,安排“登錄員”

        半月談記者調查中注意到,政務App往往設置有實時定位、拍照記錄、問題填報等多項功能,配有詳盡的信息填寫欄目。一些地方對名目繁多的政務App提出注冊、登錄、打卡、問題反饋等硬性要求,并與干部工作考核掛鉤。

        有的地方政務App考核登錄率,要求每天上線“打卡”?!按甯刹棵刻煲ń?小時看手機,完成多個打卡學習任務?!币幻鍟浾f,不少村干部連上廁所都在“刷積分”、填數據。甚至有地方專門為此安排了“登錄員”:指定一名村干部管理6個工作賬戶,定時定點把需要登錄的App“刷一遍”。

        有的地方對政務App中填報信息數、反饋問題數搞排名,動輒通報批評,基層干部為了“拼業績”費盡心思。

        在一個鄉鎮工作群里,半月談記者看到一則關于使用某款綜治App的公告:每天上報新增事件,每月每個網格事件錄入不得少于20件、矛盾糾紛事件錄入不少于5件……未按要求落實情況在月底績效考核中扣分?!?/span>

        另一款用于道路交通安全管理的App則要求村里3名干部每月分別至少填寫130余條信息,還要配發“穿紅馬甲做交通勸導”的照片,并詳細記錄違法人員信息。有村干部反映,拍照成了技術活,“照片里沒穿紅馬甲、沒有勸導動作、拍攝角度不到位等都會被‘打回’”。

        網格員巡查時用手機拍照并上傳至政務 App 管理平臺

        有的政務App雖然設置了問題反饋功能,并要求定期有一定數量的問題上報,但上報了問題往往不能及時妥善解決,“問題在App里兜圈子”。一名村干部直言,App安裝了七八個,工作圍著手機轉,實事卻辦不了幾樁?!耙粋€電話能講明白的事,非要通過App繞一下給誰看?”

        整治政務App形式主義,須動真格

        “從整治‘填報表’,到解散工作群,現在又來了App……要警惕基層減負年年喊,形式主義年年新?!币恍┦茉L干部和專家認為,當前一些部門考核多頭重復、條線之間缺乏統籌、留痕要求過嚴過細等問題尚未根治,各類形式主義問題借助信息化手段升級變異,形式主義出現“新面子舊里子”。

        ——不能一哄而上“比著搞”,不求實效求“時尚”。基層干部反映,一些職能部門一陣風式開發App,扎堆下考核任務,看似搞創新,實則“壘包袱”。湖南大學廉政研究中心執行主任袁柏順建議,對政務App的效能要科學評估和精準衡量,功能冗雜、意義不大的堅決去除,確有保留必要的可集成為統一的信息平臺,推進政務資源的互聯互通與信息共享。

        ——智能工具關鍵應在管用而不在考核。一些職能部門把App簡單視作督促干部工作的工具?;鶎痈刹亢粲?,App要以提高工作效率為首要目的,真正把群眾滿意度、獲得感作為考核評價重點。

        ——對形式主義新變種要露頭就打、及時叫停。袁柏順認為,不考慮部門間協調、不考慮基層干部實際負擔而開發、推行多款政務App,本質是一種打著信息化旗號的形式主義。有關職能部門和監督部門應強化責任意識,對基層形式主義的變種升級保持警惕,通過自查和外部監管相結合,長效防范形式主義卷土重來,持續推進基層減負。

        (刊于《半月談》2023年第8期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    責任編輯:

        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,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        發布于:北京市
        閱讀 ()
        推薦閱讀
        免費獲取
        今日搜狐熱點
        今日推薦
        久久三级无码
        <button id="wpom7"></button><strong id="wpom7"></strong>
      2. <button id="wpom7"></button>